1. <video id="2jfkz"></video>

    <source id="2jfkz"><mark id="2jfkz"></mark></source><u id="2jfkz"></u>
    <sub id="2jfkz"><dl id="2jfkz"></dl></sub>
    <video id="2jfkz"></video>
    <video id="2jfkz"></video>
    <sub id="2jfkz"><dl id="2jfkz"></dl></sub>

  1. 魏師南下二十年——感念師恩兼為《如山散句集·卷六》卷首而作
    2019/9/25 9:13:03  點擊率[1863]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其他
      【出處】本網首發
      【寫作時間】2019年
      【中文關鍵字】回返理性之源;新道統論;魏敦友
      【全文】

        (2019年9月16、17、18日午匆草,南邕,應如山)
       
        一、長念師恩,吾心難靜
       
        魏敦友教授是我的恩師。他近日將離邕返漢,從廣西大學法學院回到湖北大學哲學學院,回到他二十年前起身南下的出發地。念師恩,心難靜,尤其八月、九月。這兩個月來,我已先后陪老師與相同或不同的人吃了十幾次飯,其間不乏各類歡送宴。席間,聽老師講做學問的門道,講人生的智慧,講各種有趣的故事,心里很容易感動。與老師相識十九年來,交談數百次,但我每次都很珍惜機會,悉心聆聽教誨,因為我知道相逢是緣,緣有起伏時,亦有滅度日。我說的緣的滅度,不是指老師離邕,而是說人生人世是一個有限的存在。深知其理,故愈珍惜。這段時間與老師共宴,席間飲酒頗多,但不醉,詩作亦極少出得來。我想,或許是心沒有空,難得跳躍的詞句;或許是因為心太空,辭藻沒有了回旋的邊際,難從口里彈出。實也罷,空也好,念及此,心里頗不平靜。
       
        心難靜,言難盡。若說只系情感層面的難以割舍,我想這個原因太過粗淺,很難貼切解釋出人之內心世界的復雜性。我雖身處廣西,甚至大多數時間就待在南寧,但內心深處長期把自己不自覺地引向一個遠行者,引向一個求道的遠行者,不斷向外求,結果心疏無獲而自空冷。是與魏師的緣遇,讓我改變了心力方向,由向外求、向遠處求轉向從內在求、從己身求、從當下求,提升思考,漸開心境,以此把自己和世界勾連,把當下和古今中外融通,從中尋覓到一個方向和一線溫暖。老師說,要愉悅地、用心地去作一番工作、生活和學習方面的努力,一番人生層面的努力。老師說,要把工作當作觀察社會的一個窗口。老師還說,不要把人生當作一種負擔,而要看作一種經歷。我很受用這些教誨,我堅持著,經歷著,愉悅著,也收獲著。這么好的老師要離開了,平日不是想見就見、想聚就聚了,情感上有不舍,自是難免的。有煩惱了,再不能像以前一樣,看到老師三樓教研室還有燈光,無論多晚都一口氣爬上去敲門長談了,這是一種智性交流的阻卻啊,少了當面獲得心性啟悟的機緣。這個,或許是心難平靜更深的原因吧。但就僅僅這些原因嗎?我想也是說不清楚的,一言難盡,萬言也還是難盡的。說不清楚,或許更好。老師的離開,或許也更好。
       
        雖離開,會更在。這是老師最近多次說過的話,我很信,也深解其意。這些年,師門活動較多,情感愈緊密。大家在魏師帶領下,逐步醞釀出一個師門的人文夢,覺著總該趁著大好韶華在人文上干一些事情,或可美其名曰“干一番人文的事業”。干不干得成不要緊,最重要的是要去干,最重要的是要朝一個方向去走,借助共同的想象指引行動,僅沿途風光和故事就夠富饒可期的了。這便是夢的力量。老師離邕,不是夢的終結,而是夢的續航,或是夢的再造。我們要做的,弟子要做的,可能更應是一種智性上的思考,思考老師來邕二十年給我們帶來了什么,或者是老師在邕二十年給我們留下了什么?不妨把老師“離邕返漢”,當作師門一個恰當的距離,一個新的常態,以此推進問題的深度思考,進而推動魏門弟子在思想文化上的自省、自信、自愛和自重,不斷淬煉心性,不斷新辟自我,以一種新的更加昂揚的精神注入到具體人文行動當中,注入到日常學習、思考和寫作當中,在長程的努力中層開新境,圓夢師門。
       
        圓夢人,也寂寞。人的一生可做的事雖多,所遇的人雖多,但可一同開心做事的人極少,遇到應感恩,沒有遇到也要理解人生的這種寂寞。人這一輩子又挺長,這種寂寞,這種大寂寞,有時還挺多。不妨說,寂寞是一種品格。不寂寞的人生,是膚淺的人生,因為它沒有心與身的反觀和回照,整天樂呵著一輩子就過完了。高貴的人,一定是寂寞的和痛苦的。當然,高貴的人,自省的人,也一定不是常寂寞和常痛苦的,因為思考會迸發力量,會把人我及萬物融通起來,換人心為我心,點迷途成星空,化來路為去路,不宗教,不宗神,不宗人,而宗我,而宗吾,高揚靈魂,開一條路,成一個場,引一幫人,造一處景,辟一個園。要說寂寞和痛苦,也是在創造與開辟這個意境上的寂寞和痛苦。其間,緣分讓眾生相離又相遇,讓心氣共投且共振,讓情感愈遠卻愈近,進而成就一種人間氣象。在這種氣象籠罩之下,師門即家園,精神即家園,人文事業便是家園的夢。圓夢路上,寂寞何妨,痛苦又何妨?換言之,寂寞即歡愉,痛苦即快樂,這是升揚,精神層面的升揚,以此區別麻木、渙散、虛偽和墮落。
       
        魏師就要返漢,明日即將啟程。這是一個事件,震動師門,也牽動親近者的心。但是,返漢即是離邕嗎?表面看,確系如此。人,畢竟分身乏術,沙湖之濱,碧湖之畔,相隔千里,師蹤遠飄,此處樓空。然而,深層次言,意趣恰相反,魏師此時返漢,為的正是南邕圓夢。人,本質上乃精氣神之凝聚與存在。魏師心氣早落南邕,生根發芽,與日滋長,迎風映霞,家園益美。心懷家園,心念著,身必不會遠,且常思歸。鴻雁若此,魏師亦必若此。
       
        魏師嘗言,要開人生新境,遠游乃系要途。年內,又反復勸習蔣勛講《春江花月夜》,并對李唐社會系農業倫理之“出離”“出走”“露營”之言多有贊美,奉為妙論。原地味渺,境界難開,遠處走走也是無妨的。老師此行,即為踐行。但此行,不為一己私心,大處言,是為家國,為南邕,為人文;小處言,是為家園,為夢想,為你我。路漫且遠,上下求索之余,亦需遠近求索。
       
        思想至此,心趨寧靜。恩師北行,祝安泰平順,心顏常開!不日歸來,洪音滔滔,妙論滿園,甚值期待耳。
       
        二、廿載匆匆,厚重雄渾
       
        心靜,方可作相對規整的回想。我印象中,魏師是從1999年8月2日,自武漢湖北大學法學系來到南寧廣西大學法學院的。2019年9月17日,從廣西大學法學院離開經桂林電子科技大學并作一學術演講,然后于9月18日回到湖北大學哲學學院。這個跨度,在時間上不知不覺已整整二十年。我是2000年入學廣西大學法學院,認識魏師轉眼亦十九載矣。要完整無遺地說清楚魏師這二十年給我們留下了什么,這是一個大難題。難的原因有多重,其中至少有兩點:一是老師返漢系遠游性質,并非真正意義上出離南邕,很多工作仍在深度延續或正待開啟,對老師在南邕活動進行評價為時尚早;二是老師在南邕二十年的很多工作系拓荒植樹性質,樹已種下,但淋灌需時,開花需時,結果需時,評價播種者,不待花果成而只見樹木綠,太過倉促,也似欠妥。
       
        但是,在“這也尚早”“那也欠妥”的情況下,就能不對老師二十年來給我們帶來的各種財富進行梳理了嗎?我想這也是不好的,還是需要來一個認知上的小結。只不過有一點需要申明,這種梳理,這種小結,可落實為一種粗略的梳理,大概的梳理,點到為止的梳理,輔之以通俗淺見的表達,而不作學理性的研究和學術性的探討。因為,后者屬于學術專題論文的范疇,需豐富的知識儲備和嚴謹的學術表達,這個任務不是一篇散文式的文章能承接得下的,目前自己也尚無此能力、時間和精力,這是實話。當然,散文式地梳理,其中的散,也有一個好處,靈動,不凝滯,想啥說啥,咋想咋說,咋想咋做。正像一個孩童,一只手握著籮筐的邊,另一只手隨意伸進筐里抓取瓜果,然后一個一個往外捧,每次都挑大個的,捧得差不多了,就得意地向父母宣告自己完成了對一筐瓜果的整理。至于還有些落在筐里,或一些掉到地上,這又有什么關系。對,老師就像父母,而弟子就像孩子。那么,若把魏師南下二十年給我們留下的財富喻作一筐果子的話,我將當一回孩子,逐一捧出這一筐果子。捧啊捧,認為大致捧完后,便將果子一一壘在臺上。回望展臺,碩果累累,相依相靠,交叉互滲,景致壯觀,儼然一座高峰。其峰碧翠,厚重雄渾,令人感動。
       
        逐一細數,臺上果實,共二十項,歸之于“人”“學”“事”“法”“夢”五境。略述如下:
       
        (一)人
       
        1.樸誠的為人風范。魏師胸襟博大,為人樸素誠懇,待人以寬,極少責人,又甚易發現他人優點長處,待弟子親友極為友善,與人相交,坦誠相見,從無藏掖,絕少防范之心,如此諸種,甚與其名神契——為人敦厚,與人友好。弟子最應學習者,此為第一。
       
        2.厚重的學術人格。學人,當以求真知灼見、求人格獨立、求人性自由、拒絕弄虛作假為最緊要事務。與此相悖或惡意偏離者,當為真正學人所不齒。身為學術中人,魏師以具體行動鑄就厚重之學術人格,潛心學術,不慕虛名,字句由衷,令人感佩,堪稱眾弟子之楷模。南邕二十載,魏師于法學、哲學之域悉心培養弟子無數,其學術人格影響弟子頗深遠。諸弟子散布全國,或從學,或經商,或入政,或事法律實務等,皆孜孜奉獻時代與家國,此亦魏師之一特殊貢獻。
       
        3.溫馨的人文師門。魏師所倡,師門重學,省察時事,切思以理,人際純凈,不別親疏,友愛互敬,陽光向上,彼此包容,溫暖怡人。師門亦獲眾多賓朋關愛與加持,向學向善之風愈濃郁。
       
        4.如織的四海賓朋。魏師求學游學教學及工作之地包括仙桃、北京、武漢、南寧、百色、上海、吉林、香港等,講座所到之地更多,參加民促、政協、法學會等社會事務頗多頗頻,加之其性友善,廣交友朋,一路之上,眾多友朋對其厚愛有加。其間,有學者、商人、官員以及法律實務者等諸多領域友朋。此氣象,甚值學習。
       
        (二)學
       
        5.南邕的使命意識。魏師雖偏居南邕,但心氣不輸京滬學者,亦以南邕學人自居。昔日為本科生及哲學、法學碩士生授課,多貫穿南邕學術使命、廣西學術使命之意識,并常以“梁啟超問題”自警自省,自覺擔當,主動作為,發愿要于有生之年做出像樣之學問。為此,魏師心無旁騖,讀書極勤極豐富,潛心思考甚多,化感動感悟為詩為文,學問日進,累月經年,成果頗豐。除去1999年以前所著哲學論文數十篇外,魏師此二十年著有各類文章248篇,接受學術訪談、到各地進行學術講座逾百次,出版《回返理性之源》《當代中國法哲學的使命》《當代中國法哲學的反思與建構》《當代中國法哲學的基本問題》等個人專著4部,出版合著(《重構道統的可能性》)1部。這些著作皆承載著魏師強烈的南邕學術使命意識。
       
        6.宏大的學術視野。魏師論學,常以哲學之域得啟發,于理性論述得精要,從宏大時空境遇入手,勾畫學人所處歷史坐標,導之以道論框架,述之以國家、民族、人性、人生等宏大話題,眼觀古今中西,隨性旁征博引,借以闡述要旨、呈現觀點,最后落之于當下人、當下事、當下問題,進而啟發努力之可行路徑。
       
        7.獨創的道論思想。此即為新道統論法哲學思想。吾竊以為,該思想核心要義在于領悟并闡明中國當今之世進入法學時代。基于此,可上接理學時代、經學時代、子學時代,以使道統之脈接續不斷,又得道統之新形態。既延續了千年人文傳統,又回應了當下多元訴求,統攝極大,包容極廣。在道論意義上之法學,以理學為克服對象,批判規范性法學之機械泥滯,張揚人之主體性、能動性及創造性,人為自己立法,人為萬物立法,人乃人文人生人世之尺度,此標志當下中國從人性結構言已進入壯年時代,不再依賴外在所謂之“理”指引生活。倡導法為人所用,而非人為法所拘且背離人性。論成色,該思想偏重于儒,或可謂儒學之新形態。魏師道論思想主要體現在相關著作、訪談及演講中。
       
        8.別致的概念創造。魏師善于以有關人名來創造法學概念,精煉指陳特殊問題、特殊意見、特殊困境等。此為別致之創造,言簡意賅又生動形象地把一段話才能表達清楚的意思濃縮成四五個字,又帶著人名,容易識記。這類相關概念包括“范忠信迷津”“俞榮根公式”“謝遐齡詛咒”“梁啟超問題”“季衛東陷阱”“楊祖陶問題”“鄧曉芒律令”“蘇力的困惑”“朱祖飛問題”“張建問題”等。這是老師別出心裁的創造,其間的創新思維甚值學習。
       
        (三)事
       
        9.暗途的燃燈亮光。魏師因胸襟闊達、視野開闊、思維富有彈性,心性積極向上,遭遇困惑難題的弟子常愿找其傾訴,老師常常能予人寬慰,從高處開悟痛苦人,從適宜處解開難題事,且分寸拿捏得當,措施應對得法,學生很服。他常舉趙越勝的《燃燈者》書名之喻,要大家努力做一盞燈、做一束光,點亮自己,也照亮別人。老師也常說,不要問人生有什么意義,而要問怎樣才能使得人生有意義。人處逆境低谷時,老師這些溫情而充滿智慧的話語就顯得特別有分量,給那些遭遇困境而心灰意冷的弟子注入了強大的精神力量。做弟子暗途里的一盞燈,老師他做到了。
       
        10.開明的師道傳統。魏師和他小學、中學、本科、碩士、博士(博士后)各階段老師的關系都非常好,他還寫過一篇名為《老師、學生與真理》的文章,述及他所認為的理想的師生關系——楊祖陶與鄧曉芒式的師生關系。老師倡導的師生關系中,師生在知識和真理的探求上互學共進,在日常的相處中相互尊重、彼此平等。魏師也是這么做的,他對老師如此,對弟子也是如此。弟子們在魏師面前都很放松、敢說話,都愿意常相處、多交流,這與老師繼承和塑造的開明的師道傳統有直接的關系。
       
        11.多途的開境人生。魏師在題為《人生如何開境界》的講演中,以錢穆先生為例,結合自己切身體會,談了開人生境界的多種途徑,其中具體包括多讀書、多交友、多遠游、多觀察、多思考、多著述。老師強調,人生是一個不斷成長的過程,人生的境也是一個不斷打開的過程,只有在不斷地去打開它,才知道人生的境界到底是什么。這是啟悟心性的智慧之語。悉心悟透并認真踐行,人生必定大有收獲。
       
        12.豐富的社會實踐。魏師連任三屆共十五年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委員,也同期兼任廣西自治區政協委員,兼任廣西法理學會副會長,到百色市檢察院掛任過副檢察長。老師在邕這二十年,擔任過自治區檢察院、公安廳、《法制與經濟》、廣西電視臺法治欄目、廣西群藝館等多個單位及平臺的專家顧問、特邀嘉賓或專項評委,參加過各種會議,開展了眾多的實地調研和專題論證,對中國社會運行秩序有深入了解,對多個層面的法治實踐有切身的感受和深入的認識。魏師還曾向西大校領導層提過議案,建議在臭水池塘里面全部種上荷花,后來西大就有了遠近聞名的荷花節。西大荷花節,已入歷史,這個很重要。
       
        (四)法
       
        13.回溯的學術方法。針對概念—規范主義的研究方法,魏師提出了答案—問題回溯式的研究方法,詳細介紹了該方法中三個相互聯系的構成環節,并具體寫有專門文章論述過。這一研究方法與新道統論法哲學思想是對應關系。
       
        14.多元的讀書法要。除了朱熹的讀書方法,魏師在題為《人文秩序的建構與個我的身位職責》的演講中,專門講到了博爾赫斯在《對談錄》中的指出的讀書方法——“少讀些新書,但更多的重讀”,但同時老師鼓勵大家多讀書、也要重讀書,并舉了自己讀錢穆《中國思想通俗講話》至少超過一百遍的例子。老師帶領弟子研讀黑格爾的《法哲學原理》、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鄧正來的《中國法學向何處去》等書時,一句一句地讀,一句一句地分析,一句一句地講授,這下的是精讀和研磨的功夫。這些魏師親授的讀書法,弟子們很受用。
       
        15.經典的閱讀引導。在我的記憶中,老師每年都會推薦很多書給弟子們并引導閱讀其中重要的句段。時間久了,多已漸忘。但近年推薦的大略記得,其中有韓兆琦的《史記評注》并特別強調其中的《報任安書》,鄧正來的《中國法學向何處去》,趙越勝的《燃燈者》,李澤厚的《論語今讀》,錢穆的《師友雜憶》《中國思想通俗講話》,朱熹的《四書集注》,博爾赫斯的《對談錄》,西川的《唐詩的讀法》,周大偉的《法治的細節》,梁啟超的《飲冰室合集》中的《近代學風之地理的分布》,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王梓坤的《科學發現縱橫談》,岳南的《南渡北歸》,朱祖飛的《心學正義》,孫國東的《公共法哲學》,李山的《詩經析讀》,黃壽祺、張善文的《周易譯注》,朱生豪譯的《莎士比亞全集》等。此外,魏師這些年還囑咐要多關注、常關注孔子、董仲舒、朱熹、王陽明、司馬遷、戴震、梁啟超、錢穆、熊十力、馮友蘭、牟宗三、李澤厚、余英時、金觀濤、鄧正來、黑格爾、龐德等人的著作和思想。近段,魏師又反復推薦蔣勛講《春江花月夜》的音頻并提議大家要聽一百遍。一年中,魏師對如何思考蔣講《春江》中的相關問題,先后指導過十余次。魏師說,要通過對《春江花月夜》《紅樓夢》《詩經》的深入閱讀和領會,不斷推進對人文建構的思考。
       
        16.認知的震撼時刻。魏師寫過題為《認知路上的“震撼性時刻”——讀錢穆先生〈師友雜憶〉有感》,文中寫到了錢穆、余英時、李澤厚、鄧正來等人的認知路上的“震撼性時刻”。我想老師自己也一定是有類似的震撼性時刻的。他于2005年讀到《政法論壇》上連載的鄧正來長文《中國法學向何處去》,經由此文(后以書籍出版)引發了他震撼性的認知,提出了新道統論法哲學的構想并進一步展開學術思辨及論證,遂成一新創之法哲學思想。
       
        (五)夢
       
        17.恢弘的人文夢想。魏師的人文夢想,也是整個師門的人文夢想,就是要干一番人文的事業,作出應有的學術貢獻。具體內容,暫不作闡述。
       
        18.深情的夢憶師友。魏師寫過幾十篇紀念師友的詩文,深情流淌在文字之間,感人肺腑。這種深情,有時還載入魏師夢境。情深切而著詩文,這種寄托情感和抒發心性的高貴方式,值得弟子們學習。
       
        19.靈性的夢寐發掘。在題為《發掘自身的靈性》的演講中,魏師強調要去主動嘗試各種新的事物,激發和挖掘平日掩藏難見、甚至自我也沒有意識到的各種天賦、天分。老師也講到了自我創成的問題,鼓勵大家要以實際行動去回應“我能做什么”的問題,要逼自己才知道自己是優秀的。老師的話是有重要教育意義的。我想,我們很多夢想最后都破滅了,主要因為沒有去行動,沒有去嘗試,沒有去堅持。如果,做夢都想著一件有意義的事,夢醒了就應去嘗試、去堅持,或許靈性就會從天而降,最終把事情做成。就算做不成,也不要緊,再嘗試其他,通過不斷嘗試,可以把靈性逼迫出來、生化出來。發掘靈性,這相當重要。
       
        20.如夢的詩性人生。魏師寫過很多詩,詩的末尾很多附帶有小文,這很有創意,這個詩文的篇幅足以出幾本詩集。這類詩文,都是老師云游時,心有感動,隨手急就,純系隨性為之。這正體現了老師詩性人生的一面,點綴的是飄逸率性風格。借此,可以驅散寂寞,書寫夢想,寄托心志,抒發性情。很多學者都有這個雅趣,但成宏大規模的還是相對較少。這一點,我們應該向老師學習。
       
        三、瞻測來日,我輩何為
       
        魏師南下二十年為我們留下了豐盈財富,領會吸收必需時日。但更要的是,在魏師引領下,迎著師門精氣神,在人文上做出具體之努力。何謂具體,愚見有三:
       
        一是共同想象。赫拉利在《人類簡史》中寫道,“從認知革命以來,智人一直就生活在一種雙重的現實之中。一方面,我們有像河流、樹木和獅子這種確實存在的客觀現實;而另一方面,我們也有像神、國家和企業這種想象中的現實”,并強調“所謂想象的現實,指的是某件事人人都相信,而且只要這項共同的信念仍仍存在,力量就足以影響世界”,“隨著時間過去,想象現實也日益強大”。這是對想象重要性的論述。一群人,一個團隊,一個師門也一樣,想齊心協力干一番人文事業,就要從共同想象或稱共同信念中獲得力量。至于可作何種想象、可抱何種信念的問題,即想象及信念具體內容為何之問題,確系要深入討論并達成共識的事。竊以為,或可涵括智性凝聚、團隊建設、學術研究、著書立說、學有所宗、源流有據等目標或內容。
       
        二是切實行動。關于如何做一番人文事業,不少師兄師姐師弟師妹已提出了很好的計劃,也有可行的步驟,有格局,有靈光,前景令人鼓舞。但關鍵是要去行動,要去做,去踐行,這相當重要。這是一個行勝于言的事情。具體到每一個人,都應在讀書、思考、寫作、交流等實實在在的事項上作出自己的努力,貢獻自己的智慧。
       
        三是持久穩健。真正意義上的人文事業,都是長程的事業,絕不是立竿見影、吹糠見米、手到擒來的事情,這需要耐性,需要情懷,需要信念。這還是一項費時費事費人力物力財力的事情,需要做扎實支撐方面的統籌和考量。同時,需要建立各種機制和規范,導入框架,防控風險,確保穩健。天才加眾力,情懷加機制,行動加持久,時代加穩健,無往而不勝。
       
        文末,有一事甚值一提。緣遇魏師十九年來,承蒙恩師教誨無數,吾獲益亦極多極深極遠。魏師嘗數十次囑我堅持讀書寫作,師命未敢一刻有忘。十數年來,仍能保持詩文習慣,實拜恩師督促提點之功。吾為詩文,拉雜堆砌,收羅聚合,謂之《如山散句集》,今至卷五矣。唯因詩文粗鄙,未敢輕謀出版事。今逢恩師去邕北上,此乃大事,亦開師門人文事業之新紀元。念此,吾散句殘集亦宜進入新階段,始為新集。遂順心起意,作一小文,為師壯行,并置散句新卷之首,以為紀念之余,聊表師生情誼。
       
        文句有盡,而情意難止。拳拳切切,試作一詩,贈予恩師,祈望安順:
       
        北歸
       
        (2019年9月18日午,為贈別魏師北上而作,南邕,應如山)
       
        南渡復北歸
       
        問道千百回
       
        韶華未離去
       
        好夢待人追
       
        莫道時空遠
       
        往來情意美
       
        長念鴻鵠志
       
        月圓灑清暉
       
        幽夜伴書樓
       
        世儒相依偎

      【作者簡介】

      應如山,廣西南寧人,法學碩士,司法工作人員。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資源導航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熟女